男子家中建房发现大量的蛇,全部斩杀后招来蛇王的报复....!

 

男子家中建房发现大量的蛇,全部斩杀后招来蛇王的报复....!

南方多蛇。蒙二自小跟诸桐师傅学驱蛇。这天,师徒俩替百里外的刘员外驱蛇回来,诸桐拿出银子,叫蒙二打了半斤白酒,割了一块腊肉,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对饮起来。酒到半酣,诸桐眯着眼睛说:「徒弟啊,你上山十多年了,技艺也学得差不多了。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你也该出师下山了。」

蒙二慌了,跪在师傅面前说:「师傅,我自小跟你学艺,还没有报答你老,我不想离开。」诸桐扶起蒙二,呵呵地笑了起来,蒙二是他十多年前在路边捡的弃儿,名分是师徒,感情上却胜似父子,如今见蒙二孝心不二,也十分喜欢,眼睛湿了,说:「傻孩子,听师傅的话,刘员外见你本分老实,要把独生女儿金花许配给你。这可是天大的好事,师傅替你答应了,后天就是你们的大喜日子。」

蒙二到刘员外家当了上门女婿后,深得刘员外一家上下的喜欢,新婚妻子金花长得漂亮,性格温柔,对蒙二一片真情,蒙二在快活中,不禁想起了师傅,深感师傅的良苦用心。于是,他带上妻子回去探望诸桐,上山后才知道这里早已人去楼空,蒙二不禁落泪,失落地和妻子回来。

这一天,蒙二正在后花园捉蛇,让家人送到山野里放了,刘员外急传他到客厅里议事,蒙二来到客厅,刘员微笑着说:「贤婿,荀状元派荀管家来请你去家里驱蛇,你就去一趟吧。」

蒙二本不想去,但岳父发了话,便闷闷跟着上了路。荀管家告诉蒙二,荀府前年才建好,人还没入住,蛇已经在那里安了家。荀家已经三人被蛇咬死,前天,荀状元的女儿见床上有一条金色的小蛇,觉得好玩,用手去抓,结果被咬了一口,不到一个时辰就死了。所以,这回来请蒙二师傅,是要把那些毒蛇赶尽杀绝。

走了半日,荀管家指着前面的一座巍峨的房屋说:「这就是荀家。」正说着,荀管家脸色突然大变,指着路面说不出话来。蒙二一看,原来是路中央团着无数条蛇,五颜六色,看上去令人噁心。

蒙二上前喝道:「畜生滚开,如何跟人争道!」

那堆蛇鬆散开来,在蒙二面前摆了个「冤」字图案。蒙二说:「我明白了,你们等着,冤不冤我会查清。」为首的白蛇吐了吐信子,领着众蛇没入了草丛里。荀管家看了,说蒙二不愧是蛇王。蒙二说:「这算什幺,比起我师傅还差得远。」

一会,蒙二跟荀管家来到了荀状元家,却不进去,看了一阵说:「荀管家,你家房子建在了蛇窝上,触怒了蛇王。」

荀管家告诉蒙二,这里以前本是个乱石窝,荀状元请了地理先生选宅地时,选中了这地方,说在这建房包管代代富贵。状元十分高兴,择了吉日动工。没想到每动一块土,都发现有蛇,到房子建成,也不知杀了多少条蛇,大家都麻木了,见了蛇只管杀,到后来挖开了一个洞穴,里面的蛇多得吓人,人甚至可以感觉到蛇信子吐出来的风,荀状元令人点火烧死了这些蛇。荀状元家在迁入居住时,专门请了捕蛇师傅,把屋子里里外外搜了个遍,又在方圆十里的範围驱蛇,本以为从此可绝蛇患,哪想到住进后,家里仍然随处能见到蛇,凳子上、桌子上、箱子里,甚至被窝里,家人时不时被蛇吓着。

蒙二皱起眉来,跟荀管家进了门,在荀家转了一圈说:「荀管家,蛇与人争,实乃不得不争啊,我无能为力。」荀管家叹息说:「是啊,我家状元也明白,可房子已经建好了,而且,这畜生害了三条命,再怎幺说,人也比蛇这畜生强吧?我们对蛇退让,那就枉为人了!所以,还请蒙师傅狠狠教训一下畜生,让它们知道人的厉害。」

蒙二叹息了一声,说:「好吧,我试试看,我行事的时候,不许人观看,不要来打扰,否则,大事不好。」荀管家连连答应。蒙二就关了后花园的所有门,赤着胳膊,掏出一粒药丸,嚼碎后望空一喷,然后盘腿席地坐了,一会,石阶下面钻出一条青蛇来,慢慢爬到离蒙二尺远的地方,绕了一圈,然后待在一边。接着,在花圃里又出来一条黑蛇,朝蒙二吐着信子,再过一会儿,一条浑身通红的小蛇领着金环蛇、银环蛇、五步蛇等这些毒蛇,把蒙二团团围住。蒙二厉声说:「蛇王何在?再不出来,别怪我不客气了。」这时,只见众蛇纷纷闪开出一条通道,接着,游出四条墨绿色的胳膊般粗大的蛇来,这些蛇停下后,警觉地盯着蒙二,这时众蛇安静下来,只见头上长着血红鸡冠的一条雪白的小蛇游到了面前,它后面跟着四条响尾蛇,好像是护卫。蒙二曾听师傅说过,凡蛇头上长鸡冠的,必然是蛇王,千万要小心,不要惹怒它。蒙二镇静一下,说:「蛇王,与人作对,本就不妥,何况还害人性命,不怕遭雷打吗?难道想永远为畜生?」

蛇王好像听得懂这话,竟然低下头来,一会,又抬起头来,「嘶嘶」吐着蛇信子。蒙二说:「我知道你们有冤,这家人佔了你的地盘,还伤了你的子孙。可他是状元,是天上的文曲星,是上天派遣来惩罚你们的,识相的赶紧搬走,我来时看过了,山间有块地,非常适合做窝,快领你的子孙去吧,不然,定会被赶尽杀绝。」

蛇王点头,掉尾要走,突然,一道白光飞过来,蒙二暗叫不好,只听「啪」的一声,一把利刀插在了蛇王的尾巴上,就听荀管家大叫着冲进来,说:「中了,让我来收拾它。」蒙二让他赶快离开,荀管家却说:「这条蛇可是世上最好的药引子。」正说着,小白蛇王挣扎断了尾巴,闪电般游走了。这时,蛇群蜂拥向蒙二和荀管家扑上来,转眼之间,两人只剩下两副骨骸。

诸桐听说爱徒被蛇吞了之后,十分悲伤,来到荀状元家,要为爱徒报仇。快到荀家时,诸桐心里「咯登」跳了一下,这一带的地势就像是一条巨大的蟒蛇,状元家的房子就建在蛇首上,压着蛇的七寸,这便是人蛇斗的根源。

荀状元闻听诸师傅亲自来驱蛇,又是欢喜又是悲伤,原来他最心爱的小儿子昨天被蛇咬了,现在正有气出没气入了。诸桐进屋检查了小孩子的伤口,拿出三粒黑色的药丸,吩咐说:「一粒研成粉末喂服,一粒敷伤口,一粒待人醒过来时口服。」荀状元喜极,把诸桐引到后花园,说:「诸师傅,蒙二和荀管家就在这儿被蛇吞掉的。」

诸桐背着手,在花园里走了一遍,又拨开草丛察看了一阵,说:「畜生还在。」向荀状元摆摆手:「你出去吧,三个时辰内,任何人都不要打扰我。否则,不光我性命难保,就是你们一家也在劫难逃!」荀状元赶紧离开,吩咐人把花园里所有的门全部锁死,不得靠近。

诸桐选了个地方盘腿坐了,拿出竹棒朝地上敲打一阵。一会,四面八方游出无数蛇来,在离人一丈远的地方停下,吐着阴风。诸桐只是不语,敲打越来越快。这时,众蛇分开一条小路,那白蛇王游了过来,诸桐看了看它渐渐变成金色的蛇冠,心想这东西再不除去,怕要成精了,就大喝道:「上天派遣你管理蛇界,本应安分守己,阴修功德,你却放纵它们伤害人类,招祸上身,我看你的劫数到了。」

那白蛇后退一点,后面游出一条蝻蛇,慢慢游到诸桐面前停下,在一尺开外的地方吐出一只珠宝,才溜回去。诸桐看了,大怒:「畜生,当我是贪财的人?我限你们一个时辰内离开这里,否则,我要动手啦!」说着用竹棒将珠宝敲碎。

白蛇愤怒地朝诸桐吐了吐信子,竟然发出了一声鸡啼似的声音来。那些蛇像听到了号令,竟然结集成团,把蛇王朝上抬。很快就跟诸桐差不多高了,蛇王直起头来,挑衅地盯着诸桐。诸桐冷笑:「畜生想斗法啊,好,我就成全你。」说着挺直了腰,比蛇王高了半个头。蛇王不甘示弱,又向上伸长了脖子,要高出诸师傅,诸师傅忙摘下头上的范阳帽放在竹棒上,一拍手,竹棒就升高了一节,那蛇王又向上升了升脖子,诸师傅又拍了下手,那竹棒又长高了一节,如此几十个回合后,那竹棒已经有一丈多高了,那条白蛇王就像是一条漆白棍子矗立在诸桐面前。这个时候诸桐突然站起来,大声喝道:「畜生,还不赶快认输!」白蛇受到惊吓,「砰砰」断成七八截,掉在地上,满地腥臭。诸桐这时才鬆了口气站起来,其余的蛇也纷纷毙命。

诸桐把荀状元叫进来,让他把蛇尸好生埋葬,荀状元拿出银子酬谢他,诸桐说:「我杀生过多,罪孽深重,何敢贪财。多多行善吧。」说完匆匆离开。荀状元目送着他远去,叹息道:「好一个怪人儿!」

via

上一篇: 下一篇: